臺灣“總統”馬英九近日接受《紐約時報》採訪,公開宣稱香港的學生是在“爭取普選,換句話說是爭取民主”,因而他對此表示“支持”。他還說香港發生的“占中”與臺灣“太陽花”學運“不一樣”,臺灣學生只是反對一項“公共政策”,“香港要爭取的民主,臺灣都已經有了”。
  馬英九這樣闡釋香港的“占中”,被普遍解讀為他“公開支持占中”。馬在這之前就被輿論划進“支持占中”的陣營,台當局從未就此做過澄清。馬對《紐約時報》最新說的這番話,顯然是在故意加深人們對他“支持占中”的印象。
  馬英九這樣做,顯示了他的確只是臺灣的“地方頭頭”,說話可以不那麼負責任。因為在整個東亞,沒有一個正兒八經的國家級領導人以如此明確的態度支持香港“占中”,只有他這位戴著“中華民國總統”頭銜的人說了這樣的話。
  研究臺灣的人士大多認為,除了馬個人的西方民主價值觀,他所在的國民黨面臨臺灣“九合一”選舉和接下來“總統大選”的壓力,他對“占中”做這樣的表態是說給臺灣社會聽的,大概想以此避開民進黨的攻擊。為了小利而壞大規矩,除了台當局“不正規”,還能有別的解釋嗎?
  兩岸關係無疑攸關臺灣全局,疏忽不得,馬英九對此心知肚明。在涉及香港的重大問題上,臺灣作為整體決不能扮演突出的破壞性角色,這個底線馬英九同樣清楚。他現在為了個人和國民黨利益在“占中”問題上打擦邊球,並且宣稱他“支持香港的民主不會以犧牲兩岸關係作為代價”。很可能他是覺得大陸不會計較他這樣做,體諒他的難處。
  臺灣經濟已經離不開大陸,臺灣也已沒有同大陸對抗的本錢,但臺灣政壇偏偏要耍兩岸關係這個高難動作,為統獨問題打得不可開交,這表現了臺灣整個政治生態的虛偽。馬英九故意說些這一地區其他在位領導人不說的話,只能說明他是臺灣政治虛偽的一部分。
  馬英九連贏兩次“總統大選”,是因為他有效激活了臺灣民眾對兩岸現實的客觀認識,釋放了人們對“台獨”把臺灣帶入險境的警惕。除此之外,馬英九的執政水平真讓人不敢恭維,他的民調支持率長時間走低反映了他的“實際成績”。
  馬需要剋制並慎重處理其對涉及大陸和香港政治事務的表態,他想通過展示自己如何支持大陸和香港的“民主”來討好反對派是無益的。他如果在任內的最後兩年反覆做在政治上挑釁大陸的姿態,那麼他就是在創造一個壞的先例,為國民黨籍的“總統”立一個針對“大陸和香港民主”態度的標桿。
  馬英九極力想說明香港“雨傘”學運與臺灣“太陽花”學運的區別,他的精於計算造成了這一矛盾說法的越抹越黑。其實,香港“占中”的做法很大一部分是從臺灣“太陽花”學運模仿來的。馬是第一個如此強調兩地“學運”不同的人,他的“理論創新”昨天在大陸互聯網上遭到譏笑。
  臺灣高度分裂的政治生態把連選連任的馬英九擠壓得戰戰兢兢的,大陸和香港的“民主”似乎成了他唯一敢顯擺自己“硬氣”的地方。算了吧小馬哥,還是別誤導臺灣輿論了。而且大陸社會不欠你什麼,希望你自重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pi53pisc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